好买说:GGV对趋势判断的敏感和准确带来高投资回报,即使在资本寒冬中,依旧深得LP信任。面对科技不断带来的变化,GGV也能从中抓住机会,把握趋势,成为风口的创造者。

GGV有话说:

近期,“商业与生活”在采访了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徐炳东后,觉得GGV是一家对趋势判断得敏感和准确、被LP信赖的VC。

符绩勋、徐炳东详细解答了GGV的投资策略和逻辑,以及对未来趋势的判断。采访过程金句如频出:

1、很多一线基金它不是风口的追随者,它是风口的创造者。

2、凡是市场不好的时候,都是好的创业者创业的时候,这不是虚话。

从2000年成立至今,GGV纪源资本走过了19年的时间。这期间,技术不断带来新的变化,但GGV总能从变化中抓住机会。

2000-2005年,PC互联网在中国崛起时,GGV投了阿里巴巴、文思海辉、兆日科技。

2006-2011年的创业潮中,GGV抓住了去哪儿、YY、UC、土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他们又投到了滴滴、Grab、小红书、流利说、wish、哈啰出行等。

在项目的退出中,GGV也保持着良好的成绩,在华投资项目IRR(内部收益率)超过50%。

过去18个月里,已有6家被投公司实现了IPO,分别是DOMO、51信用卡、小牛电动车、流利说、美丽说蘑菇街以及小米。如果把并购+IPO退出的项目加起来,单返还给LP的现金回报超越10亿美元。

而在已投资的300多个项目中,有100多个完成了退出。

对趋势判断的敏感和准确,以及高投资回报,让GGV赢得了LP的信任。

在资本寒冬的情况下,最新一期的美元基金依旧募集到了超过18亿美元。几期基金加起来,GGV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达到了62亿美元。

做投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新技术不断出现,并带来新的变化,创业的风口不断的切换,这让所有的投资人都时刻生活在焦虑之中。GGV的投资人也不例外。

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也提到,2016年9月份加码哈啰出行(哈罗单车)后,自己也很焦虑的。虽然自己觉得哈啰出行很好,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它很好,而且当时的摩拜、ofo如日中天,连阿里、腾讯就该站队的也站队了。后面谁来给哈啰接棒?这个不确定性也让符绩勋担心。

但2年多过去,时间证明了符绩勋的判断,今天的哈啰出行已经是共享单车的第一名,而且业务还拓展到了顺风车。

在东南亚,投Grab的时候,因为创始人家族在东南亚比较有实力。符绩勋为了解答自己心里的一个疑问:你家里那么有钱,干嘛要创业?还特地跑去见创始人的母亲,要了解他为什么要创业。

“任何的创业都是一个长跑,VC也是一样。最终,水落石出,好的公司一定会出来。”符绩勋说。

据介绍,GGV的投资,覆盖了早中期到后期的全阶段,目前GGV的投资方向主要有四个:前沿科技和智能硬件、企业服务和云、消费升级和新零售、互联网+和媒体。

“每一个板块对我们来说都极其重要,都会成为我们未来三五年发展的主要的投资方向,我们认为这个故事可以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GGV管理合伙人徐炳东认为,所谓的风口,有两个方向,第一,它是不是提高了效率。第二,它是不是创造了价值。听上去非常虚,但事实上它真的是这样。

管理着62亿美元的GGV,投资策略和逻辑是什么?他们对未来趋势有什么预判?近期,我们采访了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徐炳东。

01

VC会变得品牌化和寡头化

Q:2018年资本市场趋冷,为什么很多头部基金却在往上走,GGV也募到了18亿美元?

A:我们是去年4、5月份启动新一期基金的募资,8月份就募完19亿美元。募资比较顺利,一方面,我们跟LP有一个比较长期的一个信任。第二,我们的投资的表现,IRR的表现,回款的表现,还有我们Portfolio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去年一年,人民币退潮,美元趋于谨慎,我会觉得LP会有个趋势,就是会选择头部的基金合作。头部的基金融资、募资金额还是往上走的,这个行业会变得品牌化和寡头化。

Q:2019年融环境会发有新变化吗?

A:从去年一年总体募资的情况来看,大的钱还是少了。当然今年1-3月份,资本市场有些回暖,这是不是会带来一些变化?资本的热度会不会再起来?还得有待观察。我觉得,很多取决于整个地缘政治,宏观的问题。

Q:LP更关注VC哪些地方?

A:对于大部分的LP来说,他最关心的是回报率,一个是IRR,一个是DPI。你只有带给了他们这些回报,他才愿意继续地追投。所以,GGV第四期基金大概5亿美元,到五期是6亿,六期12亿,七期就是18亿美金,它完全验证了我们IRR的一个表现。

Q:GGV给LP带来稳定回报的策略是什么?

A:作为投资人,永远要去探索一个新的趋势。

从PC到移动,O2O到新零售到社区电商,不同的阶段,它带来不同的机会点,只有不断学习,把握住趋势,才能够把握住投资的一个方向。

在大趋势的前提下,你要掌握住人才,只要这两个选对了,基本上八九不离十,可以抓到一个比较好的投资项目。

坦白地去说,有时候你走这条路,它可能就有一个天花板。到了天花板的时候,要很坦诚地说,我已经到了这个天花板,行业有可能需要整合,有可能需要通过并购的方式。

很多时候,我会跟创业者说,你投资的是你的时间,你的青春,你花的精力,你的血汗,这是你投资的,所以时间成本是很高的。我们不要因为自己之前因为太多的血泪关系,感情关系,把自己绑死在这个项目上不退出,其实这个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带来稳定的回报,有时候也是能够跟创业者去沟通,让他们很好地意识到我们现在处的一个阶段。所以,你会看到我做了很多的退出并购,这也是背后有很多这方面的一些思考。

02

VC决策是一个少数人的事情

Q:风口切换很快,作为VC,如何能够对看项目保持持续的热情,不焦虑?

A:做VC,我(徐炳东)一直说,这是一个筛沙的活。GGV每年看的项目,数量基本上在4000-6000个。风口切换比较快,其实很多一线基金它不是风口的追随者,它是风口的创造者。

其实做这个行业是焦虑的,就没有办法做到完全不焦虑。很多时候,你要说做投资有确定性,没有的,真是没有确定性。

看过大量的项目后,我们拥有更好的感觉,这会帮助我们做一些判断,拥有更高成功率的判断,但是不焦虑是不存在的,也不可能存在不辛苦的。没有那种说我就天生适合做投资,出去转一圈就投了两个好的项目回来的情况。

(符绩勋)我们在筛选的过程,这个量很大,所以筛选的速度是要很快的。有时候,你见一个项目,一个小时是完全能够让你做出一个初步的判断。不是绝对的判断,初步的判断。

我们往往会在比较短的时间里面,或者是电话或者是视频,在最高的效率方式来做初步的筛选,然后再后续聚焦在一些少数的项目上去。

你说焦不焦虑这个东西,投资前是最焦虑的,投资后更焦虑。就往往会需要多长时间?往往是半年以后,你大概有一个信心。

Q:GGV的投资策略为什么是主题性投资?

A:为什么这个主题特别重要?它能够让我们形成对一些主题投资的一些逻辑、趋势,包括对它的一种判断,投前的判断到投后的判断。

每个行业,每个不同的领域,它所考虑的问题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说出行,你看哈啰单车,大家如果简单地看单车这个市场,可能把这个车投到街边上就有人会去骑,但怎么把运营效率提高,用那些技术、产品、手段,其实这里头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

我们看电商的时候,也有不同的指标,看它的留存、复购,不管是从三个月到六个月到十二个月不同的数据,这对于我们做后续的判断,包括后续的加码跟退出都有很大的帮助。

Q:GGV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A: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AI到机器人等,都是带着科技含量在驱动一种变化,这个变革当中所带来的一些机会。

其实我(符绩勋)在加入GGV以后,早年也探索过,是不是要去看看大消费,风能、太阳能等等一些项目,但是我会发现,其实当你的基因不在那个行业的时候,你是不太合适去看的。因为它的整个投资路径,包括退出考虑都不一样。

Q:GGV有6个合伙人,你们是怎样进行投资决策的?

A:VC的决策,一直都是一个少数人的事情。多数人在一起做决策不是一件好事,所谓的group think,大家都看明白以后它不是一件好事,要么它已经过热,要么已经过头。

我们能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合伙人,相互之间有一个很强的信任,这是最重要的。

在行业上我们是有分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被验证过的业绩,有自己的一些主要的方向,团队之间经常会提出不同意见,甚至负面的意见,但是都是仅仅供合伙人参考的,每个合伙人都在某个主题上面有他的主导性。如果靠大家举手表决一致才能投一个项目,往往你投到是一个坏项目,不是一个好项目。

我们会给个人更多的资源,给很多的建议,但你也必须要自己承担这个风险。

Q:GGV现在投得早期项目是否变多了?

A:我们在早期变得更积极,更愿意下注。其实我们不仅仅是走得更早了,我们也变得更晚了。

多阶段的投资好处,就是它会让我去把握住一些机会,把握住一些趋势。有时候早期不一定看得清,但到后期的时候,我还仍然可以进去,哪怕是高的估值阶段我仍然可以进,因为我基金的体量仍然可以投这样的一个项目。

越来越多的主流基金,一线基金都在用类似的打法。大基金往早走,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趋势,但其实大基金更多地在布局一些中晚期的,仍然拥有比较高的成长空间和比较大的成长回报的可能性的相对稳健的选手。

03

千万不要再和影子对手去比较

Q:怎样理解去年的集体赴港IPO潮?

A:一般,上市都会有一个窗口期。窗口期就是资本市场在一个时间点里面,对于这种某一个板块,某一个领域的公司会有一定的渴望,这个时候就是会有一波公司会上去。一般来说,这个窗口期会是在9个月,这个是一个资本市场的一种规律。

为什么会有9个月?因为9个月的过程里面就会开始有业绩出来,季报出来的时候,就有一些公司不符合市场的预期,跌破了IPO的价等,市场就会进入到一个调整期。

这个调整期一般会有一个时间,它要慢慢去消化,让这个市场慢慢去筛选什么是好的公司,什么是不好的公司,这个筛选的过程又是一个阶段,然后它再回来。所以它都是一个阶段性的,不是政策制定的,就是市场在选择的。

Q:为什么去年赴港上市的公司集体市值走低?

A:好多公司都跌破IPO价,我觉得跟前期,就是一级市场私募市场给的估值有点过高了。客观地说,你也可以说今天的过低了,或者之前过高了,这个是一个比较横向的对比。

资本市场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在影响这个盘,尤其是IPO半年后会有一个退出压力,导致股价变形。

所以,不要看短线的涨和跌,意义不是特别大。其实公司要是好的话,三四个季度以后,它还是会回来的,甚至会创新高的。但是很多时候公司如果不够solid的话,锁定期之前它也会迅速掉回来。

Q:资本市场趋紧的时候,VC会看着创业公司的盈利能力吗?

A:我们还是价值投资,看它产生的价值。看它是否真正有价值,它的留存期有多长?

资本退潮以后,市场上的钱也少了,其实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们钱挺多的,对我们来说未来一到两年的时间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的时机,。

Q:对创业公司来说呢,会进入一个困难时期吗?

A:凡是市场不好的时候,都是好的创业者创业的时候,这不是虚话。因为你的竞争对手少,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可以轻易地复制你的模式,可以轻易地从VC那拿到钱,基本上你是和自己在斗争。

今年,我和好几位创业者说过,千万不要再和影子对手去比较,你只要跟自己斗争就可以了,把商业模式调好,把竞争模型调好,你只要稳定增长。市场上的玩家本来就不多,现在还拼命烧钱的人,其实有点是找死。

过去的很多案例也证明了,有些行业曾经彼此打得这么火热,融了很多钱,在风口,投资人非常认可,最后自己把自己给搞死了,问题就是出在资本市场热的时候,谁都可以轻易拿到钱的时候。市场好、钱多的时候,你花得也快。

04

人跟事必须匹配

Q:企业服务AI的机会是否到了?

A:中国改革开放40年,大的趋势,经济发展的红利,肯定是越来越小。未来企业人员的成本不断提高,也意味着大家都要通过技术的手段去提高效率。所以,不管是通过软件作为服务,利用AI,利用机器人提高它的服务效率,会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关键。

我们投了小鹏汽车,它在郑州有个工厂,两周前我去看了一下,70%以上的生产是机器人、自动化。

你可以想象,中国已经到了一个AI自动化机器人的一个时代,所以这是一个很显然的趋势。不管是造车新势力,还是原来的主机厂,他们都要不断地去改变和升级。

传统经济到新经济,竞争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家一定是通过技术的手段去升级,去让自己效率更高,这个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Q: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模式的创新机会在减少,突破可能在技术的创新上。但目前看来,比如新势力造车,没有预期中那么好。这个时候,VC会降低期望,调整策略吗?

A:每个时段,都会有个热点,会有一批创业者出来。这个热点可能是市场的一个机遇,一些政策的机会跟红利,投资人就会在那个时点上去参与。但往往过了个时间后,会进入一个调整期。

这个调整期,就看鹿死谁手。但谁能脱颖而出,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智能车或者电动车这个领域,基础设施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充电是一个很关键的一个考虑,对电桩的投入,去年大概是有一百万个,到明年按照政府的预期或者规划是到五百万个,要看是否能够落地到位。

在此当中,一些补贴在往后退,今年有一个退潮的过程,明年可能就没有了补贴了,这都会让市场进入一轮的洗牌。我认为会,有几家为数不多的新车造势力仍然会存在,小鹏应该是一个,然后其他的就还要再看看。

Q:你们怎么看待投资和风口是什么关系?

A:实话,我觉得很难判断提前两个季度去说未来会有什么具体的风口。但是在一些所谓的风口来的时候,作为早期投资人,特别是一线投资人,能够进入其中去就是创造了风口。

我也见过一些VC同行,在一个行业早期,他甚至投3家以上公司。这可能是一种极端,但也是一种核心能力,能在初期的时候找到这个感觉。不管是创造风口还是跟着风口一起走,我觉得这都是一种感觉和能力。

风口是时间越来越短,短的原因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红利。

往往是模式上稍微有点更新,效率提高,创造了一些价值,很快就会有很多钱涌入这个市场。其实这个市场越来越二八,或者一九法则。好的基金它总是能更早地去拿到一些好的项目。

基金现在越做越大,有能力的基金会选择把基金做大一些,他可以去更多地下注,投到那些头部的好的公司。而一般的基金,要投到早期的核心的好的创始人和好的项目,会越来越难。

Q:GGV也在提全球化,你们在全球化上有什么优势?

A:GGV本身就是一只global fund全球布局的基金。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投资,在中国、美国、新加坡也都有办公室。

比如出行,在我们投资滴滴之前,就已经更早地布局了Grab,东南亚的市场,这是一种全球化的打法。当时,我们已经看到滴滴在中国的大行其道,预测到Grab可能在东南亚拥有同样的位置,Grab也确实如我们预期那样发展得非常棒。

Q:在出海上,比如在东南亚,你们具体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

A:东南亚的市场有十个国家,虽然速度非常快,但每个国家的人均GDP都不一样,文化背景也不一样,信仰也不统一,而且也没有完全的移动化。

(徐炳东)我最近也看了东南亚的一个做母婴的公司,他在六个国家是第一,但是你仔细看的话,问题都出现了。

首先市场非常分割,这个市场有几千万人,那个市场可能有一亿人,一亿人可能看起来还挺大的但又分不同的宗教,再仔细一看,70%用户是PC,还没进入移动时代。

事实上,现在这个时点上去投东南亚,还是要花比较多时间的去了解和布局的。

Q:你们对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A:不要追什么所谓的风口。在你的赛道上,如果你能创造价值,你的价值有效率上的提升,你就会被看得见。

我们见过很多创业者都是蜇伏一两年时间,突然间你看他爆了,其实你看不到的是他的坚持。

人跟事必须匹配。再大的风口跟你能力不匹配,你是不可能做好的,因为里面的人竞争很激烈,所以你要做你擅长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GGV纪源资本,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
--
--
我要投票
还剩------

合规后才可以观看

取 消
预约理财师